在待产室外

10月20号,我在待产室外等待妻子生产。狭小的走廊坐着其他几位和我一样焦灼等待的丈夫们。人群中有个30多岁穿着一件藏蓝色摇粒绒外套、光面紧腿裤、白袜子、黑皮鞋的男士吊儿郎当的晃悠,摇摇摆摆的手臂和浮夸的面部表情令看他上去非常缺乏礼貌。我心里不由得产生一股厌恶。